主角是江凡许怡宁的精选小说推荐《太虚至尊》,小说作者是“江凡”,书中精彩内容是:与此同时江凡把一口气炼制好的二十颗下品辟府丹,放在陈思灵面前“留了一些,这些你拿去卖”陈思灵惊喜不已辟府丹比上品练气液更吸引人,毕竟许多人修炼到一辈子,好不容易到了练气九层,却苦于没有辟府丹现在有一颗摆在面前,多少钱他们都愿意买因为一旦筑基,地位就翻天覆地的变化了而整整二十颗,一天卖一颗也完全能把陈家的声望持续保持着“钱怎么给你呢?还有此前的练...

太虚至尊

免费试读


翌日。

江凡便哭笑不得的与许悠然出门,来到了珍宝阁。

今日的竞拍场地,便在珍宝阁内。

只是两人刚到,身后就匆匆走来二人。

正是王映凤以及陪同在旁的许怡宁。

看到江凡和许悠然,王映凤明显一愣,旋即皱眉道:“你们也是来竞拍还颜丹的?”
<23>许悠然委身一礼,微微点头。

王映凤仍旧忘不了江凡给自己的难堪,哼道:“别以为认识陈思灵,就能拿下还颜丹!”

“很快,你们会知道们许家的真正底蕴!”

说罢,与许怡宁快步走入珍宝阁。

江凡轻轻一叹,道:“悠然,你们许家有她,是祸不是福啊。”

“许家面临秦家的索债,都没说动用底蕴。”

“为了自己的容颜,她却不惜动用家族底蕴。”

许悠然嘴唇抿了抿。

许正言这些年,都是偷偷摸摸的存下来零花钱,不舍得乱用。

王映凤可倒好,为了自己的容颜,随意挥霍家族的钱财。

可是,她又能如何呢?

“走吧,我们尽可能拍下还颜丹吧。”

两人并肩而入。

她惊艳的容颜,宛若鹤立鸡群,立刻引起了在座的注意。

“咦?悠然,你也来了?”

最前排的朱见深,立刻露出笑意,快步迎上来。

当看见一旁还有江凡,马上厌弃起来:“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?”

“知道这是干嘛吗?竞拍还颜丹!”

江凡摇了摇头,提笔写道:“要不是朱公子提醒,我还真不知道。”

看着明显是调侃的话语,朱见深心里越发不爽。

“自以为是的东西!以为有五十一万两银票,以为能站在竞拍场,就能跟我平起平坐?”

“看到在场的座次了吗?”

“在这里,座次就是身份,就是地位,就是底蕴!”

他掷地有声的喝道:

“我朱家坐在第一排,你呢,连坐的资格都没有,只配站着!”

“你自己丢人就算了,还带着悠然一起丢人!”

说着。

转眸看向许悠然,无视她冷若冰霜的脸孔,笑眯眯道:“悠然,走,来我朱家的位置?”

“刚好我娘也想见见你。”

他还伸手,试图拉许悠然。

江凡不留痕迹的站在他面前,挡住了他的脏手,写道:“用不着,我家悠然就喜欢站着。”

“是不是,悠然?”

许悠然笑着点点头,还亲昵的挽住江凡的胳膊。

这让朱见深眼眸眯了眯。

他可是把许悠然当成了自己的女人,怎容其他男人触碰?

这时。

珍宝阁的掌柜刚巧路过。

他立刻喊道:“秦掌柜。”

看到是朱家少主,青云宗弟子,秦掌柜立刻恭敬道:“朱公子,您大驾光临,我珍宝阁蓬荜生辉呀。”

朱见深挺直了腰杆,道:“今天是来给你们珍宝阁捧场的,不过,这个人我不待见,麻烦你赶他出去。”

秦掌柜回头看向他所指的人,不由怔住。

居然是江凡,许悠然的未婚夫?

他不由犯难了,道:“朱公子,许小姐是我家大小姐的好友,她的未婚夫,我如何好驱赶?”

什么?

自己还赶不走一个废物?

这让朱见深很没面子,大发雷霆道:“他不走,那我就走!”

这……

秦掌柜不好得罪朱见深,只得连忙拱手:“朱公子请稍等,我这就去请示大小姐。”

看着他匆忙跑去的背影,朱见深恶狠狠等着江凡:“狗东西!”

“让你开开眼界,见识见识我朱家的底蕴!”
<123>“你马上就会知道,在我朱家的威势面前,你有多么的卑微不堪!”

许悠然不由露出一缕焦急。

尽管陈思灵是自己的闺中密友,可她更是肩负着陈家的大业。

朱家这种豪门,岂是她能轻易得罪的?

搞不好,她真会赶江凡出去。

不久后。

秦掌柜没有耽搁太久,迅速回来了。

只是脸色有些怪异的看了眼江凡,便向朱公子拱了拱手,犹豫道:“大小姐已经发话了。”

朱见深背负着手,冷笑道:“听到了江凡?让你滚呢!”

可谁知,秦掌柜却道:“大小姐是让朱公子您滚。”

呃——

朱见深愣住,不敢置信的指了指自己:“让我滚?你听错吧?”

他再怎么样不得陈思灵喜欢,也是实打实的朱家少主。

在他和一个废物之间,陈思灵居然偏袒废物?

然而,更让朱见深无法接受的是,秦掌柜又道:“还有,大小姐说了。”

“麻烦朱家将坐席让出来,让江公子和许小姐坐。”

什么?

朱见深震惊道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秦掌柜无奈道:“大小姐亲口吩咐,老奴可不敢擅传。”

“来人,把朱家坐席清理出来。”

几个珍宝阁的人员,立刻上前,把最前排的朱家人全都请了出来。

张玉秀错愕不已:“秦掌柜,发生了什么?”

秦掌柜无奈,便将事情缘由说了一遍。

闻言,张玉秀恼恨的瞪向江凡:“你就是跟我儿子抢女人的江凡?”

“仗着自己和陈思灵认识,就肆意欺压别人!”

“好,你给我记着,明日便是下聘礼之日,我要亲眼看看,你拿什么聘礼赢过我们朱家!”

说罢,满脸耻辱的带着朱家人,站在了最后一排。

江凡则只是耸耸肩,在全场羡慕的目光下,坐在了第一排的贵宾席。

幕后全城目睹这一场场景的陈思灵,不由得直摇头。

“真替朱家捏了一把汗呐。”

“你们针对谁不好,竟然针对江凡?”

“他就是你们母子二人,敬若神明的绝世大佬啊!”

陈思灵呢喃一叹。

眼看着各方嘉宾都到齐,便领着十名红裙少女,各自捧着好几件有红盖头的托盘,来到了台前。

她夺目的华服,姣好的面容,清新脱俗的气质一出场,就让现场安静下来。

“感谢诸位贵宾参加今日拍卖会,因为举办仓促,让诸位受累了。”

“为表歉意,思灵决定将九件陈家的珍贵藏品拿出来,便宜卖给大家,依旧是价高者得。”

江凡听得直咧嘴。

想借着还颜丹的名气,顺便卖点高价东西,却打着为表歉意的说辞。

不得不说,陈思灵很适合经商。

所以,台下的贵宾们尽管很焦急想竞拍还颜丹,可在这听起来就很舒服的台词前,都只能忍耐住性子。

他不由欣赏的打量陈思灵。

陈思灵也留意到江凡的目光,心底涌出阵阵欢喜。

正当江凡打量得仔细时,耳畔传来幽幽声响:“你们俩,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?”

小说《太虚至尊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