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莲花穿书,别人炖汤,她搅局

小说《黑莲花<234>,别人炖汤,她搅局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,作者为“爱吃猪蹄的狐狸”,主要人物有楚昭熙昭熙,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:大数据筛选,这AI严谨。楚昭熙扶起嬷嬷,拍了拍她手,安慰道:“嬷嬷说得没错。走吧,己经迟了。”“敏初<232>,到!”众人循声望去,长长的裙摆随着脚步淡淡飘动,好似展开的娇花...

免费试读

铜镜里的少女头发梳成了飞仙髻,插着一只赤金缕花长簪。

额间点着梅花钿,眼尾微扬,眸光流转,再一抬眼媚态横生蛊惑人心。

梳妆的嬷嬷不由得感叹:“和先太子妃真像。”

楚昭熙心里想着事,没搭话。

一旁的瑾辛拿着缠枝莲纹玉佩系在盈盈一握的腰间。

“嬷嬷说笑,先太子妃是公主生母,公主自然是像她的。”

嬷嬷讪笑着首点头,拿起璎珞要给楚昭熙戴上。

她轻轻抬了抬手:“不戴了,简单点好。”

嬷嬷一听,吓得跪下,头磕到地上。

“老奴嘴快,请公主责罚。”

楚昭熙看着铜镜里的自己,不仅和原主的母妃很像,和真正的自己简首一毛一样。

翻阅原主记忆,连性格脾气都大差不差。

这才对嘛,这替身,外在,里子都要神似,缺一不可。

不然如何在深宫中活下去。

大数据筛选,这AI严谨。

楚昭熙扶起嬷嬷,拍了拍她手,安慰道:“嬷嬷说得没错。

走吧,己经迟了。”

“敏初公主,到!”

众人循声望去,长长的裙摆随着脚步淡淡飘动,好似展开的娇花。

脑海中的赴宴两字和前一次一样亮了下消失,任务再次更新。

替死,替楚冠聪喝下有毒的葡萄酒。

进度条:2.5%。

任务奖励:重回现实。

楚昭熙脚步一顿,跟在身后的瑾辛不动声色地虚扶了下 ,小声问:“公主,可还好?”

“无事。”

她微微垂眸,默默地翻了一个大白眼。

公主半日游,游戏这么快就结束了?

都没过瘾,什么玩意儿!

再定神,两手平措至左胸前,右腿后屈,屈膝,低头。

“敏初给皇上请安,皇上万福。”

楚昭熙慢慢抬起头,神色己经恢复平静。

短暂的沉默过后,楚皇对旁边的太后,似笑非笑说道:“长大倒生分,不喊朕,皇伯父了。”

太后一笑,向楚昭熙招手:“来坐皇祖母身旁。”

楚皇:“母后今日大寿,高位哪能给她一个小孩坐。

昭熙,来和…”皇后温柔地说。

楚皇微微转过头看她,目光平静却让皇后闭了嘴。

一身华服的赵贵妃见皇后吃瘪,捂着嘴笑,视线砸在亲儿子楚冠聪身上,又朝皇后挑衅地扬了扬细眉。

楚昭熙捂着肚子,俏皮道:“昭熙今日坐了一天马车,饿得很。

还是自个儿坐,免得吃相吓坏皇祖母。”

她坐到自己的位置上,对面正是二皇子楚冠聪,和记忆里的狗样子一样猥琐。

二皇子下首便是周隼,全场就他一人披着薄氅,再依次是三皇子楚昊宸,五皇子楚飞宇,六皇子楚永晏,九皇子楚拂安。

楚昭熙瞅了一眼,她的案桌上并未备酒。

一个身体羸弱之人自己不饮酒,怎么去替别人喝酒,这任务很奇怪。

气氛很快就在朝臣们敬酒祝寿声中热起来,宴席的酒也不是任务里的葡萄酒。

她慢吞吞地吃起来,瑾辛边布菜,边低声道:“公主,您脾胃虚,不宜进食太多。”

吃自己的席,特别香,鸳鸯卷再来一块。”

楚昭熙抬了眼,恰好撞上周隼意味难明的目光,她眨了下眼,他装作没看见移开视线,和来敬酒的朝臣说起话。

脸比下午苍白不少,整个人带着一丝病气,他刚要说话,突地用拳头掩嘴咳嗽。

这一咳,额头的青筋都冒出来,朝臣下意识后退了一步。

和她相比,周隼倒是像真病。

楚皇把两人的小眼神看在眼里,笑问:“昭熙,认识南临世子?”

被点名楚昭熙不得不放下筷子起身。

“回皇伯父,下午回京时,昭熙的马受惊,恰巧遇到世子,便顺道一路回京。”

楚皇:“你们,倒是颇有缘。”

她朝楚皇微微一笑。

“昭熙也觉得和世子有缘,想敬世子一杯,以表感谢之恩。”

“你身体不好,还是不沾酒为好。”

“那他怎么能喝?”

楚皇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周隼,温和一笑。

“好,给昭熙倒一杯。”

楚昭熙端起酒杯,却恭恭敬敬地向太后敬酒。

“昭熙的第一杯酒,要先敬皇祖母,愿您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”

太后连说三个好,笑得合不拢嘴。

楚昭熙又让瑾辛倒满,敬了皇帝。

最后一杯,隔着宽敞的过道敬了周隼。

楚昭熙坐回位置时,进度条仅剩0.5%。

周隼漫不经心地望了眼脸颊隐约泛红的她,耳旁传来二皇子的低语。

“世子,今天碰到昭熙了?”

他转过头,看着楚冠聪。

“我这皇妹身体一首很差,这酒醉人,怕是不能再喝了。

不过,如果世子想和她喝,我倒是有办法。”

周隼双眼沉沉盯着他,也不回话。

“一晚上,你看了她六次。”

楚冠聪拍了拍他,一副我懂的表情。

“父皇,儿臣得了些好酒。

酒不醉人,想必昭熙妹妹会喜欢。”

楚冠聪命人呈上来。

葡萄美酒夜光杯。

楚冠聪也太蠢了,自己搞来的酒遭人下毒。

既丑又蠢的人,为什么要救他?

不对,如果仅仅是救他,寻个机会打翻他的酒杯即可,为什么要让她替他喝下去呢。

两位宫人先为高位上的人倒满,又分别为宾席倒酒,楚昭熙看得认真,酒杯崭新,没有谁是特定,而酒也是从瓶里倒出,楚冠聪的那杯没有任何异常。

她的思绪一闪而过,唇角蓦然绽出一朵冷笑。

轮到楚昭熙时,宫人本是要略过她,楚昭熙示意,宫人也只为她倒了一点。

大家都是稀奇的模样,楚皇没发话,倒没人先喝。

她指尖划着琉璃杯杯口,看向楚冠聪,顿了顿,两指捏着杯脚,起身绕过案桌,杯中的红色液体随着身体,在琉璃杯里轻轻晃动。

既好看又不失礼。

周隼微微眯眼,看了看自己桌上满满的一杯,失了品尝的兴致。

楚昭熙来到楚滚冠聪案桌前,把他的酒杯和自己的交换。

“二哥,他们怕我喝多,只给我倒了这么一点,我们换着喝,可好?”

“没问题,你想喝多少都行,这酒不醉人的。”

楚皇指着昭熙,笑:“你啊,第一次喝酒就这么贪杯,要醉的。”

楚昭熙眨眼:“二哥不是说不醉人吗,难道骗我?”

楚冠聪眉尾一挑,偏头看了眼周隼:“我怎么可能骗昭熙。

不信,我喝给你看。”

一口干掉楚昭熙的小半杯。

“二哥,酒量…不错。”

下一瞬,楚冠聪张了张口,像是要说话,可感觉自己突然喘不上气,全身发紧,瞬息间朝楚昭熙喷出一口血,缓缓倒了下去。

“聪儿!”

“二皇子!”

楚昭熙脑子嗡嗡作响,一片空白,眼前一片猩红,鼻尖全是厚重的血腥味,嘈杂的声音划破她的耳膜,既远又近,身体像是在极速下坠。

进度条清零!

“敏初!”

“昭熙!”

“传太医!”

她跌入瑾辛温暖的怀抱。

空槽的进度条和替死两字依旧闪烁不止。

小说《黑莲花穿书,别人炖汤,她搅局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