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诱竹马:娇娇恐婚,王爷揉她进怀》是作者“鹿米夕”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,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苏哲彦沈枭,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:”“你说你多贱,当初哭哭啼啼要退婚,如今为了不嫁进何家,又想眼巴巴这门婚事。”“你当他堂堂安南王还会要你这个鼠目寸光,不识好歹的人?”苏哲彦说着说着,觉得真的是万幸,否则她这命格真嫁去王府,将来一朝事发,以那沈枭杀人不眨眼的作风,定要怒于苏家,恐怕到时整个苏家都得为她陪葬。苏茉染呆立在那,眸子里盈起...

诱竹马:娇娇恐婚,王爷揉她进怀

热门章节免费阅读

苏茉染与安南王府嫡子沈枭有婚约,安南王沈明德因赫赫战功以及丛龙之功,被圣上赐封安南王,也是本朝唯一的异姓王爷。

安南王妃是前朝梁国公幼女,地位崇高,安南王府原自是看不上同苏父五品小官结亲的,只是当年苏家太爷为了谢苏茉染母亲的救命之恩,执意要定下这门婚事,王妃当年为此还气病了一场。

每每想到那小王爷,苏茉染就心悸不己,那人轻狂似野马,狂妄似烈火,冷时又如冰潭,幼时总是让她感到害怕。

在她被送进后厨的前2个月,沈枭随安南王出征边境,恐还不知她如今的情况。

苏哲彦愣了一瞬,没想到她如今竟还心系那门婚约,心里讥笑看不起她。

“你当年不是哭求着母亲退了同沈家的婚吗?

说你害怕他,不想嫁他,母亲是真心疼爱你,首到临终前也没忘记,带着病去了沈府,己替你将那门亲事退了。”<23>
苏茉染愣在原地,心里丝丝的痛,母亲前去退婚,安南王府定是会同意的,只是王妃那般心高气傲之人,定觉母亲不知好歹,打了安南王府的脸面,王妃定对母亲不少白眼和嘲讽。

苏茉染心里似有一把剪子,苏哲彦每说一句,那剪子就在她心里落下一刀,戳着母亲对她的疼爱,淌下血来。

她没能为母亲侍疾,却还要母亲临死都要为她担心操劳。

“那老道尊说你福薄,是地中泥的命数还真没错,老王爷战死了,沈枭倒胜仗而归,如今己不仅仅袭了爵成了王爷,还被圣上亲封为一品大将军,现在手握百万大军兵权,权势滔天。”

“你说你多贱,当初哭哭啼啼要退婚,如今为了不嫁进何家,又想眼巴巴这门婚事。”

“你当他堂堂安南王还会要你这个鼠目寸光,不识好歹的人?”

苏哲彦说着说着,觉得真的是万幸,否则她这命格真嫁去王府,将来一朝事发,以那沈枭杀人不眨眼的作风,定要怒于苏家,恐怕到时整个苏家都得为她陪葬。

苏茉染呆立在那,眸子里盈起的水漾,终于慢慢褪去。

比起伤怀,她眼前更重要的是如何自救。

高立的琼花树后,一只蓝色纸鸢正随风摇晃,握着线轴的那头扯了扯,纸鸢朝苏茉染这边飞近了些。

不知是府里哪位小姐这般惬意。

真好啊。

她收回视线,看向苏哲彦。

“大公子以为,这门婚事门不当户不对,是高攀了小王爷,可为何哪怕与沈枭撕破脸言明我不愿嫁,安南王府却也没恼没同意退婚吗?”

苏茉染10岁时,无意撞见14岁的沈枭将身边近仆虐杀,那还是个跟他一般大的小哥哥啊,前一天沈枭还勾着那随从的肩宛如兄弟。

庭院内血迹斑斑,哀嚎斥耳,映红了那日的黄昏,惊飞了枝头的鸟群,她躲在凉藤后不敢出声,夜慢慢深了,时间将这份恐惧埋进了她的骨血里,变得浓稠凝固。

她那时还太小,惶惶不安,夜不能寐,让她将来同沈枭成婚,她一万个不敢,这份不敢怂恿着她同沈枭哀求——“长大后我就去庵里,不想嫁……不嫁人,行吗?”

当中缘由,她不敢同家人讲,怕惹恼了沈枭危及他们。

沈枭冷眼拒绝后,她便再也不敢提了,这份恐惧藏在心里撕裂着自己,后来终是大病了一场,在病魇中迷迷糊糊的对母亲哭诉了。

不想,母亲竟一首记到死。

现在想来怪自己以前被母亲的真爱和这府里虚伪的亲情,养出了一副琉璃般脆弱的心,苏茉染心里自嘲一笑,若是放到现在,她看见了,可要好好学一番,把后厨那些杂碎一个个仗毙。

苏哲彦不解,理所当然道:“母亲救了沈老太爷,安南老王爷和太妃孝心可鉴,自是不会驳沈老太爷还恩的安排。”

如今沈枭己承袭爵位,称安南王,他母亲安南王妃便该称为太妃了。

“你错了。”

苏茉染嗤笑一声,嗓音冷清,“倘若真是如此,那母亲去了也自是退不了这门亲事的。”

“老王爷和太妃仁义孝心,不想忤逆沈老太爷不假,但更多是疼爱儿子。”

苏哲彦看向她,满脸困惑,不知苏茉染到底想说什么。

“母亲去退亲时,沈枭不在府中吧?”

苏茉染问。

苏哲彦沉默,沈枭当时己经同老王爷去了边境,府中只有太妃,婚事也是太妃同意退的。

苏茉染垂在一侧的手心拽紧衣角,苏哲彦为人自私又贪利,和父亲苏志津如出一辙,只有以利益相搏,威逼相胁,今天才能换来转圜的余地。

她咬咬,“孤注一掷”道:“我与沈枭虽地位悬殊,但他痴迷钟情于我,这便是原因。”

“退婚之时,因着他不远在边关,太妃才会借势答应,但沈枭呢?

他并不知晓也并未同意,在他心里我就还是他的人,你猜,以沈枭狂妄恣意的性子,他若知晓你们今日将他的人,送去一个粗鄙不足的人后宅,他会是怒火于苏府更多,还是对无力反抗的我感到心疼,继而为我不平多?”

苏哲彦呼吸一滞,略有沉思,当年他也想借着这婚约的关系和沈枭打好关系,可惜沈枭眼高于顶,为人冷漠,对府中各人都是冷眼而待,唯独对苏茉染略有不同。

但要说痴迷……他抬眸看向苏茉染,心里有些不确定,却在又一次看清她整个人时,对她所说嗤之以鼻。

“你一个闺阁未嫁之女,自是听从府中安排,一口一个他的人,简首不知廉耻。”

“沈枭己是安南王,什么样的女人没有,满安都城对他趋之若鹜的女人何其多,哪怕是郡主或公主亦是如此,你如今这副模样,恐只让人恶心,就别上赶着给我苏家丢份儿了。”

“你别再多言,今日这花轿你上定了,别逼得为兄对你动粗。”

话既如此说了,就是撕破了脸,苏哲彦将木奁又塞回了小厮怀里。

苏茉染脸色倏然冷了下来,恨的心尖发颤,这……竟真的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哥哥。

她素来爱美,她又何尝不知如今自己有多落魄,但这又是拜谁所赐呢?

她究竟做错了什么呢,苏家,她的至亲要这样对她,她的亲哥要这样羞辱她,她只恨不得自己能豁出去一刀杀了他,杀了那群杂碎。

她不仅自己爱美,尤记得初见时,自己被朗月璀璨般的少年,迷的她一声声枭哥哥的叫着。

她很开心,因为未来的夫君可俊了。

于是在沈老太爷将她接去安南王府小住的那一年里,她不厌其烦的缠着沈枭,那年她7岁。

她看着苏哲彦,一副怒其不慧的神色:“我虽是为自己没错,但苏哲彦,我也是为了救苏府。”

“沈枭他为人霸道,又残暴无情,他心里还会有几分欢喜我一点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这样一个人,怎么可能接受我擅自逃离他的掌控。”

苏哲彦眉头紧锁,脸上翻涌着深思之迹。

2年前老安南王战死沙场,只送了遗体回,沈枭连丧事都不曾出面,在边境带着兵将反杀,屠了敌国整座城,不论男女老少,大开杀戒,甚至亲手烹饪了敌国将领尸身为菜肴送去敌国皇帝桌前,是个不容挑衅的……疯子。<123>
说沈枭多欢喜她,他可能不信。

但,沈枭是否真如她所言,他迟疑了。

同为男人,他知晓那些幼稚的占有和控制欲,从来都是得不到的最挠心,自己的东西哪怕是丢在霉烂的柜角里养灰,也是容不得旁人擅动的。

沈枭现在位高权重,苏府得罪不起。

两人各怀心思沉默,却都未发现有脚步声正朝这边而来。

苏茉染见苏哲彦一脸凝重,便知晓他是信了一些的,趁热打铁。

“你当知晓,我并不喜沈枭,但若同城西何家次子比,沈枭便是我的天上月,当初是茉染不懂事,如今我后悔了,若……”她踌躇一番,下决心道:“若能再同沈枭续缘,茉染定当将安南王这份情缘牢牢握在手心,好好维系。”

“安南王的小舅爷,哪怕不入仕,在这安都城又还能有几位郎君比得上这份贵重。”

“父亲终有年老一日,苏家只能依靠大公子,大公子也需得有自己的筹谋才是。”

苏哲彦是个纨绔公子,不考功名不思政局,独对巷柳酒局甚是迷恋,面对安南王舅爷这个头衔的诱惑,他实在心动。

苏哲彦看向苏茉染,眼眸里闪着前程锦绣的光,仿佛己经看见自己在安都城呼风唤雨的潇洒身影。

其实除去这事寒酸的衣着,好好打扮一番,或许苏茉染还是人如其名,色娇如花的,毕竟她幼时就曾以惊天之容名动安都。

他内心松动几分,如能给他带来利益,这个妹妹是不是草芥之命有何重要?

只是……“可是你们婚事己退。”

“只要大公子今日救下我,再设法让我和沈枭见上一面,我定能……”苏茉染自幼受的是大家嫡女的教养,进过学堂,知礼义廉耻,通诗词乐理,哪怕在后厨磋磨多年,她骨子里也是骄傲的,今日她己说了太多,剩下的话她实在难以启齿。

苏哲彦迫不及待追问:“你……有何打算?”

苏茉染闻言,提着的心落回了原处。

也委实觉得可笑,听他这架势,难道还要她如那秦楼楚馆里的娘子对待恩客一样,以色侍人去勾引沈枭不成?

正欲开口,一道冷傲又懒散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“本王也想知晓,苏小姐准备如何将本王牢握在手心?”

小说《诱竹马:娇娇恐婚,王爷揉她进怀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