系统女夺我一切觉醒回来我杀疯了

看过很多古代言情,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《系统女夺一切觉醒回来杀疯了》,这是“是羊羊呦”写的,人物叶桑宁宁宁身上充满魅力,叫人喜欢,小说精彩内容概括:”叶桑宁走上前,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这是她第一次带小奴隶出去,自然要把人打扮的漂漂亮亮。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有一个这么好看的奴隶。“上来,一起坐。”本想让他赶车,但叶桑宁又突然想起来这人应该不认识去状元府的路...

阅读最新章节


少女温热的呼吸扑过来,裴贺安只感觉耳尖一麻,他身子一颤:“郡主……”

他冷峻的脸颊微微泛红,很不自然的偏过头。

逗弄够了小奴隶,叶桑宁站直了身子,双手背到身后:“好了,赶紧去冲洗一下,身上都是汗臭死了,一会陪我出府。”

裴贺安松口气,拱手:“请郡主稍等,我马上就好。”话罢转身大步流星往回走,那背影怎么看都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。

叶桑宁自然不可能站在原地等他,回到韶光院,她喊来小斯:“把这套衣服给裴贺安送过去,而后让他直接到门房等我。”

现在府内都知道郡主带回来一个容貌十分出色的奴隶,那小斯也知道,立即应下往外走去。
<23>走远后,他忍不住悄悄用手摸了下托盘上的衣服,眼中都是羡慕。

这可是上好的绸缎布料,只有大公子和二公子才能穿,这个裴贺安运气真好,长了一张得郡主喜欢的脸。

用完早膳,叶桑宁拭了拭唇角,抱起在旁吃萝卜的兔子,温柔的摸了摸。

这才起身往外走。

门房早已经备好了马车。

在看到马车前候着的少年时,她眼中划过抹满意,裴贺安听到声音抬眸,一双深蓝色的眼眸闪着妖异的光。

在这阳光下,他白皙的面庞越发清晰瑰丽,而身上一袭宝蓝色绣云祥飞鹰长袍,绣文栩栩如生,衬托的少年矜贵诱惑。

“这衣服果然适合你。”叶桑宁走上前,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这是她第一次带小奴隶出去,自然要把人打扮的漂漂亮亮。

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有一个这么好看的奴隶。

“上来,一起坐。”本想让他赶车,但叶桑宁又突然想起来这人应该不认识去状元府的路。

裴贺安现在已经完全摸清楚了少女的性格,绝对不要忤逆她,所以很干脆跟着上了马车。

这是新晋状元郎府内第一次举办宴会,是以不管如何,接到请帖的各府夫人小姐都来了。

叶桑宁一下来,立即就被周围人注意到了,根本不用门口丫鬟接待,她直接被一群女眷簇拥往里走。

“郡主,不知还能不能跟你买些雪肤膏。”

“郡主,您真是太厉害了,喝了您的药,我婆母第二天就能下床了。”

说话间,突然有人注意到了身后还一直跟着的裴贺安,眼底划过抹惊艳。

“郡主,这位是?”心中想着这是哪家的公子,容貌如此俊秀,怎么没听说过。

“这是我的奴隶。”叶桑宁笑着解释,她今日一袭百花白色曳地裙,头上只简单扎了朵绢花,怀里抱着只可爱的兔子。

此时笑起来如同春花绽放,美的朦胧不真实。

闻言,问话的贵女眼中的光一下子黯了下去,随即露出嫌弃神情,竟然只是个身份卑贱的奴隶。

周围其他本有些小算盘的夫人姑娘心思也一下子没了,一个奴隶在出色,也不值得她们浪费时间。

说话间,众人已经走到了园中,绕过假山,潺潺流水声传来,百花齐放,空气里传来淡淡的花香。

四角八亭里,正招待其她夫人的张心月见到缓缓而来的少女就眼睛一亮,和身旁夫人说了下,就急急忙忙迎了过去。

“见过长平郡主。”她朝着叶桑宁屈膝行礼,又和其她的夫人们点头问好。

而后众人来到亭子里落座,明明张心月才是宴会主角,但所有人却都不自觉把叶桑宁围在了中间。

她们这些女眷或多或少都有些隐疾,但又碍于规矩根本不方便让大夫看,只能让些略懂医术的医女看看。

所以,叶桑宁这么个医术出众的女子,可想而知多受这些小姐夫人的尊敬爱戴了。

众人一片欢声笑语,却突然又道不合时宜的声音插入。

声音阴阳怪气:“哎,就是可惜了姜世子这腿废了,可怜郡主以后就只能嫁给这样的人过完后半辈子了。”

众人看去。

妇人身穿暗紫色牡丹金刺纹的衣裙,头上步摇钗环珠宝贵气,一双眼睛格外刻薄凌厉。

说话之人正是柳尚书府的大夫人,如今女儿正是宫中最受宠的妃子,还怀了龙嗣,正是风头正盛之时。

因为这几个月都被众人捧着,柳夫人有些飘飘然,这次见所有人都去巴结叶桑宁心中就不满了。

众人一静,叶桑宁脸上的笑容散了下去,似乎也被勾起了伤心事,语气低落:“我一定会治好姜哥哥的。”

柳夫人见她这副伤心模样,这才解气,拢了拢自己耳边的碎发:“哎呀,姜世子的腿都废了快两个月了,请了多少大夫都治不好。”

“郡主就算医术在高,您也不过是个普通人,就接受现实吧,知道您难过,我们也不是什么外人,不用这么强装镇定,看着就怪可怜的。”

叶桑宁眼眶一下红了,攥紧了手里的帕子,脸上都是委屈。

周围夫人们忍不住开口。

“柳夫人,您别说了,郡主本来就够难受的了。”

“郡主别难过,您医术这么高,说不定就真有办法。”她们看着小姑娘这模样,都心疼的不行,但又碍于柳贵妃如今正得盛宠,想给叶桑宁撑腰又不敢。

心里顿时很愧疚,在场很多人都受过叶桑宁的恩惠,如今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受委屈。

张心月心里也恼火,起身打圆场:“郡主,我女儿昨日贪玩染上风寒,不知能不能请你移步,帮我给囡囡看看。”

其实这样中途离场很不礼貌,但她受了叶桑宁的恩,实在是见不得她被人这么欺负。

周围夫人小姐立即意会,立即笑着道:“那可拖不得,小孩子最是娇贵,郡主您就去看看吧。”

“是啊,正好我们在这赏一赏花,不用管我们。”

旁边的柳夫人哪里看不出这些人都是在维护叶桑宁,顿时脸色就很难看。

冷声讥讽:“那就快去吧,毕竟这五岁的孩子最容易夭折,万一真出了事,这不纯纯让我心里难受吗。”

小说《系统女夺我一切觉醒回来我杀疯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