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史选拔靠文章取胜,你靠兵法?

程俊张总是古代言情《御史选拔靠文章取胜,你靠兵法?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,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,作者“张无敌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,梗概:结果皇后娘娘非但没有怪罪,还跟他道歉?!程咬金回过神慌忙回礼道:“臣不敢,是臣的犬子惹是生非,害娘娘生气,娘娘对臣道歉,臣受之有愧!”“你听本宫说完”长孙皇后摆了摆手,说道:“这一切其实跟程俊没关系,或者说,从一开始并不是程俊错了,而是本宫跟丽质那丫头做得不对”见程咬金一脸惶恐茫然不解,长孙皇后解释道:“这一切要从丽质那丫头做错开始说起”“程俊在陛下面前草拟的那份圣旨,内容你也看到了,以他的...

御史选拔靠文章取胜,你靠兵法? 阅读精彩章节


长孙皇后脸露微笑道,“本宫是该息怒,不然要被这一肚子火给憋死过去。”

她指了指圣旨,说道:“陛下已经降旨,要将这封治妾身罪的圣旨下发到各州郡的府衙,以此告诫天下官吏,不许徇私情而枉法度。”

“可怜的女儿啊,”

长孙皇后叹息了一声道:“因为程俊参奏的一本,要被天下人知道动手打了你的二儿子,这名声怕是要坏到程俊手里。”

程咬金连忙道:“娘娘此言差矣!公主殿下打臣的二儿子,乃是为父出头,天下人只会敬佩,怎可能会招来骂名呢,臣以为不会!”

长孙皇后斜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你刚才说公主为父出头,不会招来骂名,那本宫就不明白了。”
<23>“公主为父出头,使她的娘亲被天子治罪,那你的儿子程俊为兄出头,为什么他却毫发无损呢?”

“公主是打了人,可是你儿子却也参了本宫一本,大唐律法,有十恶之条,一曰谋反,二曰谋大逆,三曰谋叛,四曰恶逆,五曰不道。”

“六曰,大不敬......”

长孙皇后语重心长道:“程俊参了皇后,知节,你说他够不够得上这大不敬一条罪状?你也知道陛下重用言官,一旦朝中言官知道了,他们拿这条来参他,当时如何是好?”

程咬金冷汗下来了。

十恶之罪,遇赦不赦,一旦犯了可是死罪,大唐对于大不敬的处罚可是以斩、绞为主。

程咬金脸色都白了,“皇后娘娘,程俊年少无知,请皇后娘娘法外开恩!”

长孙皇后摇头道:“本宫刚才已经说了,程俊没有犯法,谈何法外开恩?知节,本宫是想你明白,你如果不做些什么,朝中的那些言官一旦得知此事,必会以大不敬罪参程俊一本,当时事情就遭了!”

“所以,于公于私,你都要好好管教管教你那个儿子,一来让他知道轻重,二来也是要堵住悠悠众口!”

听到这话,程咬金彻底明白这次皇后召他入宫是要他做什么了,心中松了口气,随即肃然抱拳道:“臣明白怎么做了!”

长孙皇后看了一眼宫女。

宫女立即走到程咬金身边,摊开手掌对着殿外。

长孙皇后的目的达到,声音也柔和了起来,“宿国公请回吧,本宫要休息了。”

程咬金立即起身道:“臣告退!”

长孙皇后微微颔首,目送着他离开,随即轻轻拍了拍长乐公主的后背,柔声道:“丽质,还哭呢?”

李丽质抬起头,眼睛还红红的,看向长孙皇后的目光充满了钦佩,“母后真厉害,三言两语就把宿国公说服了!”

长孙皇后轻笑道:“为娘的书也不是白看的。”

李丽质问道:“母后,宿国公会对程俊怎么样啊?”

长孙皇后望着殿外方向,嘴角微微翘起:“俗话说得好,棍棒之下,出孝子......”

皇宫外。

尉迟敬德蹲在树荫下,一手拎着腰带,一手扇着扇子,驱赶四周的热风。

他的目光自始至终望着宫门口,等看到程咬金走了出来,立即起身跑过去好奇道:“知节!皇后娘娘找你做什么?”

程咬金黑着脸道:“问罪。”

“你犯啥罪了?”

“生了个孽障!”

尉迟敬德愣了一下,很快听明白他言语中的意思,惊疑道:“跟处侠有关系?”

程咬金怒声道:“那个孽障,在陛下面前参了皇后娘娘一本!”

“啥?处侠参了皇后娘娘一本?怎么参的?”

尉迟敬德惊叫了一声,想再问一些细节。

却发现程咬金已经解开绑在树上的缰绳,翻身上马,一骑绝尘的离去。

小说《御史选拔靠文章取胜,你靠兵法?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